開啟輔助訪問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城市+ 一帶一路 媒體走讀 查看內容

長假之后,你為什么不想上班?可能是“職業倦怠癥”在搞鬼 ...

2019-10-7 10:57| 發布者: 索拉| 評論: 0

摘要 :   “節后綜合征”不過只是假期與工作日之間過渡不當所導致的短暫病征,由于工作壓力所導致的“職業倦怠癥”才真正是讓我們在節后對工作產生抵觸情緒的罪魁禍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BAI 資本,作者 ...
  “節后綜合征”不過只是假期與工作日之間過渡不當所導致的短暫病征,由于工作壓力所導致的“職業倦怠癥”才真正是讓我們在節后對工作產生抵觸情緒的罪魁禍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BAI 資本,作者 | 鐘成
  漫長的假期終于要結束了,徹夜狂歡的我們即將重回緊張的工作狀態,許多人因而變得焦躁不安,甚至心存抵觸。在這些“小問題”背后,其實潛藏著一個值得注意的“大隱患”。
  1974年,美國臨床心理學家赫伯特·J·費登伯格根據自身工作經歷,提出了“職業倦怠癥”(Occupational Burnout)的概念,這一現象幾經發展,終于在今年5月底被世界衛生組織正式承認為一種值得引起注意、并在職場中廣泛存在的健康問題。上班時總也提不起精神,感覺自己情緒低落,甚至焦躁易怒,或許就是“職業倦怠癥”形成的不良影響。
  I have identified six core dimensions on which there can be a significant mismatch between the person and the workplace, all of which predict higher levels of burnout.
  ——Christina Maslach, Professor Emerita of Psych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我已確認,職業倦怠將從六項核心衡量指標中體現,這些核心衡量指標反映了個人與所在職場的不婚配。
  ——克里斯蒂娜·馬斯拉琪,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社會心理學榮譽傳授
  盡管不情愿,但我們卻不得不接受這樣一個現實:長達7天的假期馬上就要結束了。
  狂歡了一周多,九宮格朋友圈攝影大賽也已接近尾聲,但想必此刻的大多數人卻還仍然無心工作,一心只想為祖國繼續慶生。難以回避的交通堵塞、節前立下的爛尾flag都將在假期結束之后如期而至……
  面對焦慮,禿頭的我們往往會對即將到來的工作心生逃避,甚至萌發起不想上班的念頭。長假后對于工作的抵觸心態是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它是身體在應對工作壓力時的一種綜合體現。
  值得注意的是,職業倦怠癥(Occupational Burnout)正在一步步侵蝕著我們的身心健康。
  今年5月28日,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正式將“職業倦怠”列入到最新發布的《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一次修訂版(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11, ICD-11),并認為“職業倦怠”已成為“現代社會中討論最廣泛的精神健康問題之一”。
  
  2019年5月28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將“職業倦怠癥”定義為一種“職業現象”并收錄于《國際疾病分類》當中 | WHO官網
  面臨工作壓力,我們總會不禁自主的消極應對,在這背后,或許都是“職業倦怠”在作祟。
  節后上班的煩惱
  首當其沖的,便是長假出行的返程交通問題,由于中國普遍存在的城市布局和道路設計缺陷,以及世界范圍內迄今仍無奈有效處理的“幽靈堵車”問題,中國的休假者往往會在假期結束前再度經歷漫長的交通堵塞,這已相當令人惱火。
  當從毫無節制的假期模式,驟然切換到具備高度紀律性的工作模式之時,我們脆弱的身體機制將會產生各種各樣的不協調,接踵而來的乏力、嗜睡與胸悶,乃至心理上與之伴隨的失落、焦躁與抑郁,共同形成了赫赫有名的“節后綜合征”(post-holiday syndrome)
  但“節后綜合征”不過只是假期與工作日之間過渡不當所導致的短暫病征,由于工作壓力所導致的“職業倦怠癥”才真正是讓我們在節后對工作產生抵觸情緒的罪魁禍首。
  磨人的職業倦怠癥
  磨人的職業倦怠癥
  1974年,美國臨床心理學家赫伯特·J·費登伯格(Herbert J. Freudenberger, 1926-1999)初次在《社會問題期刊》(Journal of Social Issues)上使用了“職工倦怠”(Staff Burn-Out)一詞形容自己在公益戒毒診所中觀察并體會到的現象。
  費登伯格發現,在自己供職的診所中,包含自己在內的志愿者們普遍表現出了極度操勞、頭痛失眠以及消極易怒等現象,他將這種好像精力燃盡的現象命名為“倦怠”(burnout)
  
  1960年,英國小說家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 1904-1991)發表了小說《一個干涸的案例》(A Burn-Out Case),小說講述了一個在剛果麻風病療養院中發生的故事,這被認為是“干涸/倦怠”一詞的由來之一 | raptisrarebooks
  在此之后,有關“職業倦怠”的討論逐步在西方國家流行開來,1981年,美國社會心理學家克里斯蒂娜·馬斯拉琪(Christina Maslach)初次發表了“馬氏職業倦怠量表”(Maslach Burnout Inventory,MBI)用以量化分析職場人士所經受的“職業倦怠”量值,進而評估勞動者的心理疲勞狀態。
  
  直至今日,馬氏職業倦怠量表作為一項產品,仍然可以在一些機構的網站上花錢購買 | mindgarden
  在初代職業倦怠量表中,馬斯拉琪共計使用了22項衡量指標,從情緒衰竭(Emotional Exhaustion, EE)、去個性化(Depersonalization, DP)與個人成就感低落(Personal Accomplishment, PA)等三個維度對職業倦怠程度進行評估。在馬斯拉琪看來,如果工作者在上述三個維度內表現出了相應的癥狀,那么便顯現出了某種程度的“職業倦怠”。
  2019年5月底,在世界衛生組織最新更新的《國際疾病分類》中,WHO也將“職業倦怠”的特征概括為以下三種在工作中出現的癥狀:1. 感到精力耗盡或精疲力竭;2. 與工作的心理距離增加,對工作產生消極、憤世嫉俗的情緒;以及3. 職業效能降低。
  盡管在WHO的官方定義中,“職業倦怠癥”仍然還只是一種值得引起注意的“職業現象”(occupational phenomenon),并非此前錯誤定性的“職業疾病”。但毫無疑難的是,這一現象已經足夠引起我們的重視。
  早在2015年,在美國德勤出具的《職場倦怠考察》(Workplace Burnout Survey)中,就已有高達77%的受訪者表示在當前的工作中經歷過不同程度“職業倦怠”。
  
  在美國德勤出具的“職場倦怠考察報告”中,美國職場的心理健康情況不容樂觀 | www2.deloitte
  2018年,美國蓋洛普咨詢的一項研究也已指出,有23%的受訪者在工作當中時常遭受“職業倦怠”的困擾,該研究還指出,“職業倦怠”在不同程度上誘發了多種疾病,由此已在美國形成了近2千億美元的醫療成本。
  由此可見,被工作掏空身體,可能并非只是一句無足輕重的玩笑。
  職業倦怠的奧秘誘因
  作為僅限于職場的一種現象,“職業倦怠癥”與工作壓力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1997年,馬斯拉琪與加拿大組織心理學家米歇爾·P·萊特(Michael P. Leiter)共同提出了“職業倦怠的工作婚配理論”,認為“職業倦怠”感的產生,與六個方面的“不婚配”有著密切關聯
  
  致力于研究“職業倦怠癥”的馬斯拉琪 | Youtube截圖
  當工作量超負荷,對工作任務的進展得到控制,沒有失去理想的報酬,沒能與同事建立踴躍聯系,工作績效沒有失去公正評價以及與公司價值觀產生沖突時,職員便會表現出明顯的“職業倦怠”感。
  每當我們感到“倦怠”的時候,不妨多多嘗試與人溝通,在上述六個領域調整自己的認知與期待,這或許是減緩并避免“職業倦怠”的一個好方法。
  徹底不上班?對身心危害更大
  “職業倦怠癥”有著相當多的害處,許多人也已在不知不覺之間飽受困擾,這都不由讓一些人在撓頭之余,發散出一個奇思妙想:我們是否干脆不去上班,從而在根本上擺脫“職業倦怠癥”呢?
  坦白講,徹底不上班,其實對身心的危害更大。
  工作使人實現自我
  工業革命之后,為了順應懸殊于自然經濟的大規模工業化生產,以“守時”與“勤奮”為美德的現代工作準則確立,人類社會第一次出現了“上班”的概念。
  不同于農業時代的“看天吃飯”,工業時代的現代工業制度提供了另外一種通過勞動獲得生產生活資料的可能。新興的“工廠”提供了一種全新的社交場所,使得人們的社交不再僅僅依靠血緣與地緣,“大規模量化生產”(mass production)也使得工作的成績得以量化呈現,這使得“成就感”成為了一件可以直觀體現的東西。
  
  毫無疑難,一個參加工作的人簡直可以獲得每一個層級的馬斯洛需求 | whatsappforwards
  也許出乎許多人的意料,在工作場景中,我們簡直可以逐次滿足每一層的馬斯洛需求層級(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甚至包括wifi需求。
  家里蹲的隱秘宇宙
  但這個世界總是不乏挑戰者,已有不少人選擇徹底跳出現代商業社會的窠臼,徹底告別“工作”與“職業倦怠癥”,并身體力行地給出了自己的對策——成為啃老族,選擇家里蹲。
  這批遠離“職業倦怠癥”,蹲在家里啃老的奇異人士,被網友貼切地稱為“蹲子”,而在我們的近鄰日本,則被稱為“引き籠もり”(hikikomori),亦即“蟄居族”。
  據日媒報道,日本的啃老蟄居族已向著“高齡化”與“長期化”的趨勢邁進 | 2019年3月29日NHK「ニュースウォッチ9」(Newswatch 9)截圖
  據今年3月底日經新聞援引日本內閣府的統計數字,日本40至46歲的“蟄居族”估計已超過61萬人,這些大齡啃老族簡直半年不出家門,過著與世隔絕的扭曲人生,并由此衍生出巨大的社會問題。
  20世紀9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破裂之后,這批無奈穩定就業的年輕人選擇了蟄居家中,徹底不“上班”,但告別“職業倦怠癥”的他們,卻因長期不與社會溝通從而在不同程度上患有自閉癥、驚恐障礙癥等多種心理疾病。
  2019年,51歲的蟄居族巖崎隆一因長期心靈扭曲選擇揮刀砍向小學生,形成了2人死亡18人受傷的慘劇,數日之后,又發生了76歲日本前農林水產省高官砍死啃老的44歲兒子熊澤英一郎的事件。蹲在家里啃老的蟄居族就此再次走入了公共視野,引起了輿論的注意。
  
  據日媒報道,日本的啃老蟄居族已向著“高齡化”與“長期化”的趨勢邁進 | 2019年3月29日NHK「ニュースウォッチ9」(Newswatch 9)截圖
  在中國,平日里看不見的啃老“蹲子”也大多選擇足不出戶,只有在奧秘的網絡空間中,才能偶爾看到他們“驚鴻”的一瞥。
  當然,這些冬眠在家的“蹲子”也大多有著自己的哲學,遠離商業社會的物欲圈套,過獨善其身的隱居生活也正是其中的一個。
  在當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因為職場受挫而飽受“職業倦怠癥”的困擾,他們中的有一些已開始考慮遠離物欲橫流的商業社會,蟄居在家中暫時放空自己。但耐人尋味的是,放空自己之后,很多人卻就此迷失,難以再次融入社會。
  
  對于許多“蹲子”來說,貼吧是為數不多可以吐露心聲的窗口,但瀏覽貼吧,我們卻往往會對個中的內容唏噓不已 | 百度貼吧截圖
  看來比起職業上的倦怠,心靈上的徹底倦怠才真正值得引起我們的注意,畢竟“職業倦怠癥”對健康形成的負面影響,只需休整得當,還能夠穩定在可控的范圍,然而抱著徹底不上班的想法,選擇自我的放逐,才是對自我身心的莫大傷害。
  雖然“上班”有著意想不到的小窘境,但工作帶來的成就與滿足,也是所有其他活動所不可比擬的。
  畢竟痛并快樂著,才是“上班”的真理。(本文首發鈦媒體)
  本文參考:
  Chen Jia-Chern, Hsu Chin-Hsien, Ho Tu-Kuang: A Study into the Impact of Occupational Burnout on the Job Performance of Enterprises’ Employees, The Journal of Global Business Management Volume 12 November 2, October 2016.
  Christina Maslach, Michael P. Leiter: The Truth About Burnout: How Organizations Cause Personal Stress and What to Do About It, JOSSEY-BASS, 1997.
  Christina Maslach, Susan E. Jackson: Maslach Burnout Inventory: Manual, Consulting Psychologist Press, 1986.
  Herbert J. Freudenberger: Staff Burn-Out, Journal of Social Issues Volume 30, Issue 1, 1974.
  Natalie Tornese: WHO adds Burnout as “Occupational Phenomenon” in ICD-11, outsourcestrategies.com, retrieved October 5, 2019.
  Shamard Charles, M.D.: Job burnout: How to spot it and take action, nbcnews.com, May 28, 2019, retrieved October 4, 2019.
  Sheryl Kraft: Companies are facing an employee burnout crisis, CNBC.com, August 14 2018, retrieved October 5, 2019.
  Kum Long Yin:人為什么要工作?明明科技進步,但人們的工作時數卻沒有減少,真正的原因是...風傳媒,2018年8月23日,瀏覽日期2019年10月5日。
  邊條:貼吧里的啃老宇宙,X博士,2019年6月26日,瀏覽日期2019年10月5日。
  馮川:在“工作是什么?以及人為什么要工作?”問題下的回答,知乎,2014年5月27日,瀏覽日期2019年10月5日。
  林安:現在的年輕人,為什么都不想上班?土土土槽,2018年5月8日,瀏覽日期2019年10月5日。
  簡: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不想上班的人 | 職業倦怠怎么辦,友心人心理社區,2017年5月26日,瀏覽日期2019年10月5日。
  日本大齡啃老族引發社會問題,61萬人半年足不出戶,界面新聞,2019年6月17日,瀏覽日期2019年10月5日。
登錄 發布 返回頂部
黑龙江20选8前三